当“温州炒房团”消失殆尽,德信中国路在何方?

安剑利说,杨高飞家庭贫困,家里还有12岁的弟弟和81岁的奶奶,为供杨高飞上大学,家里东拼西借凑够学费,“我和他经常一起做兼职,几乎每个双休日他都在勤工俭学。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控制在600元左右,都是靠自己兼职挣的”。